栖霞在线,栖霞新闻网,栖霞信息网,栖霞信息港,栖霞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栖霞地图 >

扎根沃野写忠诚 记南阳宛城科技局长陈增喜

时间:2018-01-14 10:3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sbqhv.cn
来源:大河网□本报记者张华君归欣刁良梓本报通讯员张庆元袁永强盛夏时节,满城笼翠。南阳市宛城区科技局办公楼掩映在一片碧绿中。推开门,陈增喜不到10平方米的

6月22日,陈增喜给宛城区汉冢乡黄庄村村民讲授有机种植栽培技术⑨6崔培林摄

6月23日,陈增喜在红泥湾镇裴庄村指导播种⑨6崔培林摄

6月23日,陈增喜在茶庵乡袁黄庄村蔬菜大棚里查看黄瓜生长情况⑨6崔培林摄

6月19日,陈增喜在南阳市宛城区大山农业科技示范园向果农传授有机葡萄栽培技术。⑨6崔培林摄

  □本报记者张华君归欣刁良梓本报通讯员张庆元袁永强

  盛夏时节,满城笼翠。南阳市宛城区科技局办公楼掩映在一片碧绿中。

  推开门,陈增喜不到10平方米的办公室挤进十来个人,成了一个“小****”。

  覆盖“老中青”:从二十啷当岁的年轻技术员,到年过七旬的老支书。

  包含“白蓝领”:西装革履的,是研究大数据的企业老总;裤腿沾泥的,是种植西红柿的郊区菜农。

  称谓“大杂烩”:新朋友称“陈局长”,老相识唤“陈主席”,还有从陈增喜一上班就打交道的老农,直呼其名,他也应了。

  “老陈,你看我今年种啥菜好?”“陈主席,啥时候再去我们****讲讲课?”“陈局长,我们****的申报材料你给指导指导?”……七嘴八舌,热热闹闹,又像个菜市场。

  局办公室主任吴志强拿着一摞文件,往屋里瞄了一眼,把被堵在门口的记者领进了隔壁的公用办公室,看起来轻车熟路。

  “陈局长每天都这么忙吗?”记者问。

  “他一年里有一大半时间都在下面,逮住他一回不容易。”吴志强一边倒水,一边解释,“找他的人又多,我有事儿跟他汇报也得挤时间。”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吴志强一愣。虽然他从大学毕业就来到科技局,跟陈增喜一起工作了十余年,也觉得不好回答。想了一下,他起身打开背后的一个铁柜,琳琅满目皆是荣誉****。从发黄的到崭新的,从手写的到烫金的,60多本都是陈增喜一个人的:

  1983年,河南省农科院科技成果三等奖;

  1995年,河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3年,全省“科技服务优秀专家”;2004年,南阳市“建市十周年功臣”;2005年,全省“星火计划先进个人”;2014年,全国百名“人民群众满意公务员”;

  ……

  最近的一本,是还发着热的“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

  奖章无言,大音希声。

  吴志强不苟言笑的脸上,明显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和骄傲。

  “增喜是个好****……”科技局党组副书记张九国凑了过来。

  话匣子一开,众人都围了过来,门外“排队”的人们也主动加入,公用办公室也变成了“菜市场”。

  从青丝到白发,一位农业科技工作者,扎根乡野35年服务群众的故事,像一颗颗散落泥土中的珍珠,在人们的讲述中串了起来,在这个灿烂的夏日里,焕发着夺目的光彩。

  陈增喜看似平凡恬静的人生画卷,只缓缓掀开一角,已是波澜壮阔。

  一颗永不褪色的赤子之心

  “我是农民的儿子,要让乡亲们都能吃饱饭”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豫西南农村流传着一句顺口溜:“红薯干,红薯面,红薯疙瘩红薯蛋儿,离了红薯不吃饭。”

  日子好的人家,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白馍;大多数人家的食谱,基本上是“三红转”,吃到胃酸胃痛也无可奈何——因为只有这玩意儿产量高,“总比吃土好”。

  陈增喜的少年时代,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度过的。

  “家里兄弟姊妹5个,只有3间草房,白天放羊喂猪,晚上睡在牛棚。”陈增喜回忆。咀嚼着农民的苦楚艰辛,不甘于农村的贫穷落后,一个念头在少年陈增喜心中生根发芽:要像《朝阳沟》里的拴保那样,当一个农业科学家,让乡亲们都吃饱饭。

  这个念头后来长成参天大树,支撑起他整个“职业梦想”。

  1978年,陈增喜第一次高考落榜,一边干农活,一边给下到****的农技员打下手。那几个月的“学徒生活”给他开了蒙:农民为啥吃不饱饭?粮食产量太低,一亩地才打二三百斤。为啥产量低?一是缺良种,二是不会管理。

  第二年,他“榜上有名”,成了****人的骄傲,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信阳农专农学系。

  “才出农门,又学农学,你是咋想的?”记者问。

  这位中等个子、身材略显单薄的中年人笑了:“只有学这样的专业,才能更直接地为农民服务。”

  三年大学生活美好而短**,品学兼优的陈增喜担任了系团总支书记,还第一批入了党,成了“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改革开放,百业待兴。在那个知识分子极度匮乏、备受重视的年代,陈增喜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或者留校任教,潜心学术,成为一名专家教授,入则学生簇拥,出则****敬仰;或者学而优则仕,说不定平步青云,有朝一日春风得意衣锦还乡。

  然而,“农民的儿子”陈增喜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

  “啥?你要回老家去?你学这一身本事回家种地?”系主任、辅导员冲着这个得意弟子,第一次急了眼。“你再好好想想!”

  大家的苦口婆心,没有挽留住这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他这个人决定了的事儿,九头牛也拉不回来。”陈增喜的**人、南阳市中心医院产二科护士长曹志华说。

  1982年9月,陈增喜揣着一张介绍信,“意气风发”地到原南阳地区农科所报到,并主动要求到最偏远、最艰苦的桐柏县农业试验站工作。

  分配工作的****一脸诧异,好心劝道:“桐柏太远了,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当时交通落后,从南阳市区到桐柏县城,光坐班车就得6个小时。

  陈增喜婉言谢绝,签上字,按了手印,转身离开。他后来回忆说,当时的想**很简单,一个是条件艰苦的地方更能锻炼人;另一个,桐柏的气候跟信阳相似,是当时南阳地区唯一种植水稻的地方,自己上学时候水稻学得最好,正好能派上用场。

  到桐柏的第二天,陈增喜就在老技术员的带领下,下到稻田里考种、测方、收稻子,(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一个朝气蓬勃的大学生,又变回了灰头土脸的“老农民”。两个月后,有了充分实践经验的他,找到了当地水稻产量低的“秘密”:也是缺少良种。

  此后的两个月里,陈增喜踏上了漫漫寻种路:先坐一天车到位于郑州的省农科院开介绍信,而后南下江苏、上海、福建、江西、广东、湖北6省,到传统鱼米之乡,一家一家拜访,求取“真经”。

  21天跑了6个省!那是一段让陈增喜自己说起来都感到唏嘘的经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